陈湘波的画余杂记_318艺术家评论
走进318|318艺术网|陈湘波艺术专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ART318ART
我的收藏(0)
  • 收藏夹中还没有艺术品,赶紧选购吧!
318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318艺术家评论 > 陈湘波的画余杂记
陈湘波的画余杂记
2013-06-28  编辑:王桂芳  浏览次数:22430    加收藏


318摘要】318的本篇文章意在通过观察阅读陈湘波的艺术画论,以助大家更好的了解艺术家陈湘波的艺术创作并欣赏其国画作品。陈湘波,湖南衡阳人,198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94年获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硕士学位。现为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广州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协会关山月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等。



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




画余杂记

                                          ——几则保守的学习笔记


文/陈湘波


对于我来说,绘画是自己别无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在我,绘画就不仅仅是一种职业或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生的一部分,是生命的舞台,是激情的渲泻口。每一次成功或失败,都是浩浩大江中的自然起伏,而生命的价值,就在这一次次的跌宕中实现。


我想,一个真正的画家很少问自己为什么活着,因为绘画本身就是答案,只要每天在做,生命就存在,就有意义,就有结果……


艺术要能够净化人的心灵,首先要净化艺术家自己。从事艺术创作,要尽可能去掉自己的私心杂念及浮躁气,进入 一种“去留无意,宠辱不惊”的境界,才能创作出真正好的作品。古代画家的国画作品之精到,令人倾倒。想求得这种“精到”,就必须先得“清静”。绘画应是静下心来做的事。其实绘画到了一定程度,便不在于“学”,而在于“悟”,然而只有心静才能有所“悟”。


追求“无异言而生清净心”,只有不求异言,才能清净下来。



【318推荐】陈湘波《润物无声》,国画花鸟,55×42cm,2000年。


任何艺术种类都有它独到性和局限性。工笔画也不例外,因此必须善于扬长避短,挖掘工笔画特有的功能,使其尽可能地体现工笔画独特的艺术魅力;使完善的艺术语言与丰富的物象描述完美的结合,较好地体现了现代工笔画关注社会生活的人文精神,就有可能造就了现代工笔画的语境和精神,并与时尚绘画的把玩性、消遣性与随意性的创作形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国画工笔画的某些限制是必须的,也是有益的,主要看你是怎样去把握它。在实践中,只有通过一个“扬弃”的过程,所生发出来的创造,才可能是一种深层次的创造。那种完全忽视甚至取消传统的限制,也在实际上消解了工笔画。


客观来讲,一种艺术形式的特点,往往就是它的局限,如果是无节制的改造和引进,把宏观的认识误入具体的操作,其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


寻找一种能适合自身感受的表现手法, 选择一种符合自己个性和情趣并能传递自己审美理想和艺术思想的创作手段是极其重要的。事实上,每一位成功的艺术家都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但也应该认识到“个人风格”不是刻意做出来的,而是画家综合素质的自然流露,是画家在其有目的的艺术探索过程中自然形成的,现在有些人急于创造自己的“个人风格”,实际上只能是束缚自己的创造力。



318推荐】陈湘波春风拂羽》,国画花鸟,176×96cm,2001年。


传统国画工笔画是讲究共性的。所谓“求大同,存小异”、“平常心”等等这些,都可以看成针对共性而言的。如果将其引申到工笔画创作上就要求画家尊重人人共有的客观规律和艺术规律。因为“大同”的境界是一个能包容万千、博大宽广的艺术境界,而平常心则是一颗大心,是人人共有的。在工笔画上,我们就是要追求一种大风格,而不是狭窄的个性。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一个人的个性太强,实际上是缺乏教养的体现。工笔画创作也是如此,惟有蕴含共性的个性才是有生命力的。


做人、作画、写文章,天下事其实都是出于一理。功夫到家,自然返朴归真。万丈高楼平地起。故弄玄虚、标新立异易,而“平淡”中知真味则难。文章写到极处,只是一个“淡”字,绘画只要能成气候,必然返朴归真。


中国绘画艺术从来就不是以写实为终极目标的,而是一种写意的艺术。这是由中国文化的基本特性与中国画的审美意识决定的。



【318推荐】陈湘波荷·映日》,国画花鸟,68×68cm,2003年。


写意,是中国艺术的根本特点,是中国艺术的艺术方法和民族特色。工笔花鸟画亦不例外,工笔花鸟画和水墨花鸟画作为不同的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样式,却同样是以追求“意境”的表现为目的,是殊途同归的两种不同的艺术样式。工笔画一方面以“应物象形”为手段,它有写实的要求,另一方面它的形式因素又决定它不可能完全写实。因为工笔花鸟画中的线条和色彩在真实的物体的外形上是找不到的,它们只是用来反映我们对事物视觉感受的虚拟性的艺术语言而已。因此,工笔花鸟画实际上就具有写实与非写实的矛盾双重性,在这对矛盾中,工笔花鸟画的形式特点恰恰是集中体现在非写实,即艺术语言的虚拟性上。严格来说,工笔花鸟画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逼肖对象。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所谓写实,只是相对于水墨花鸟画而言的写实。它不可能也不必要象西洋画那样对物象进行逼真的描绘。我们也应该看到:传统工笔花鸟画的这种艺术语言的虚拟性所日益显示出来的兼容性和可塑性,为对本土民间艺术、宗教艺术、传统绘画艺术的丰厚积累的吸收,以及西方多种艺术形态地逐步渗入,并为其向现代形式衍变提供了广阔空间。


当代艺术界中国画家很在乎西方人对自己作品的反应,这也正好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中国画家缺乏应该有的自信。


近百年来中国所有的动荡都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面对西方列强及其强势文明所表现的恐慌急躁、拒纳失据,缺乏整合与调节能力所引起的。表现为:一方面人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力与永恒的价值、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进程中充当一个积极的角色的可能性的认识远远不足,另一方面,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惰性、对于异质文化的拒斥性也估计不足,造成了新的一代的思维的贫乏与价值的失范,才造成了当代艺术家们的浮躁心态。



318推荐】陈湘波时闻风露香》,国画花鸟,68×68cm,2006年。


中西绘画各成体系,就如两种大的物种,可以彼此引进一些基因,改造新的品种,形成互通有无的交流关系,而决不能让中国画因过度引进西画的基因而蜕变成西画的一个亚种。


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这种各自不同的体系和主张,如同中国的武术重套路、比功夫、讲化解、斗心智、圆通为上、点到为止,追求的是智能与体能互补互进;西式的拳击则更多是体能的较量,斗狠、斗力、斗兽性,打翻在地还要数十下。如果是把中国的武德用在西式的拳击那是找死,把拳击的胜利法则用于武术便是歹毒。


318艺术商城

编辑部

分享到:
推荐作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