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318|318艺术网|陈湘波艺术专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ART318ART
我的收藏(0)
  • 收藏夹中还没有艺术品,赶紧选购吧!
318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318艺术家评论 > 方楚雄的艺术之路
方楚雄的艺术之路
2013-08-28  编辑:王桂芳  浏览次数:13190    加收藏


昔日画坛神童


“花鸟画教师很缺乏,毕业留校时我就提出教花鸟画。”——方楚雄


出生潮汕寻常人家的方楚雄,小时候就是当地有名的艺术神童。6岁,他拜潮汕有名的花鸟画家王兰若为师,之后不久就在《红领巾》杂志上发表处女作。8岁的方楚雄,就被选为地方代表,到省城广州参加艺术集会,画出的公鸡、梅花、青蛙、老鹰活灵活现,被当时的媒体赞扬为“笔落惊四座”。



方楚雄《春江水暖图》,94×104cm。


1972年,当时22岁的方楚雄创作出国画《牧鸭》,被选登在《人民画报》封底。作品中近景紫藤和群鸭,惟妙惟肖,展示出有别于传统国画花鸟画折枝范式的新花鸟画气象,备受国内画坛瞩目。“刚解放的时候,艺术讲究要为生活和阶级斗争服务,山水画、花鸟画往往靠边站。记得上世纪70年代文革后期,周恩来总理提出搞一次全国性的国画创作,很多老画家都出来了,拿出了不少新的花鸟画、山水画,这些作品反映现实生活,虽然时不时地掺杂一些人物劳动的场面,但突破了旧文人花鸟画总是梅兰竹菊的单调格局。”方楚雄说。


之后,方楚雄进入广州美术学院就读国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当时,我的老师杨之光教人物画,也鼓励我坚持画人物。但林墉对我说,我的人物画可能搞不过他们那些专业的人物画家,不如一门心思画花鸟。”方楚雄回忆说,在当时的广州美院国画系黎雄才、陈金章教山水,刘济荣、杨之光教人物,何磊教了一段花鸟画就去世了,花鸟画教师很缺乏,后来自己就提出来教花鸟画,从此一生就选定了这个艺术方向。


赴京津拜名师


“我喜欢借这些松鼠、猫、狗和老虎来表现生命的感悟。”



方楚雄《乐享天伦》,154×83cm,2011年。


“经历文革,花鸟画的传承发展基本上被割裂了。”方楚雄认为,解放前的国画大师都对花鸟画有创新,比如潘天寿,除了山水画也有野花野草的花鸟画,表现出一种很强的野趣;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郭味渠,笔下经常是一束野菊花、一个扫把、一个喝水的碗,表现田间地头归来后浓烈的生活趣味;还有就是齐白石,一把扇子、一个茶壶、一把锄头,一扫传统文人花鸟的“不食人间烟火”气息,强烈地与世俗生活融入和结合,展示出花鸟画的人情味。


文革结束后,方楚雄开始思考花鸟画在当代的发展和创新。“传统花鸟画主要是文人画,很多都是讲出世的情趣,但当代花鸟画如果要感染人,必须与社会生活有联系,有很浓的入世的生活味道。”


1979年,方楚雄与画家陈永锵北上拜师,吸纳北方画派大气雄厚。在天津美术学院,他们拜会了著名美术教育家孙其峰。在北京,又拜会了李可染,让其点评自己带去的作品。随后,还拜访了崔子范、许麟庐、李苦禅、王雪涛等。之后,他们辗转大漠敦煌、山西永乐宫、西安、龙门石窟等地,用一比一的方式临摹壁画,画艺大增……


方楚雄《乡趣》,137×69cm,2012年。


密密麻麻扎成一捆的柴火,周边飘满落叶,两只小狗在下边嬉戏,憨态可掬;八九只觅食、憩息的小鸟,轻灵秀美,与松树的雄厚苍劲形成对比,带给画面另一种生趣盎然……318艺术家方楚雄笔下,多见平凡的田间农家、山林幽涧,又以各种小动物为主角。上世纪90年代,他几乎画遍了所能画的动物,从狮子老虎,到熊猫秃鹫,再到澳洲的袋鼠和考拉。


“齐白石以画虾著称,但他的螃蟹、草虫都很绝,徐悲鸿以画马闻名,但他的猫、牛也画得出神入化。”方楚雄说,最开始有人因他画的松鼠活灵活现,有人喊他为“松鼠画家”,但方楚雄并不满足。“我用各种技法表现各种动物。人们认为我的动物画富有人情味,这是因为我的作品中赋予动物感情,我喜欢借这些松鼠、猫、狗和老虎们来表现一种生命的感悟。”


松鼠、猿猴、狐狸、猫等,从此就成为方楚雄笔下的主角。为了方便观察,方楚雄甚至在家中饲养猫、狗、松鼠、猴子等动物,藉此了解动物的脾性和动态特征。上世纪80年代,自然、怡和、精致的“小猫小狗”成为方楚雄绘画的独特标记。


最早进入市场


“我不担心市场,创作从不考虑市场,更不需要炒作。”


方楚雄是中国进入艺术市场最早的画家之一。1979年,方楚雄和陈永锵北上拜师,在北京吃饭、坐车都没钱了,就带画去北京画店试一试。结果,对方看了之后说,可以收一批,每平方尺5元。当时著名女国画家周思聪的画也是这个价,两人特别开心。一个画鱼,一个配景。“一下子发现画有价值了!”方楚雄说。



方楚雄《古树参天》,85×137cm,1992年。


“作为一个艺术家,完全不考虑市场不可能,但也不能过分考虑。市场不是一个艺术家自己能左右的事情。”方楚雄坦言,他经常被朋友告知,他的国画作品接连不断地在拍卖行出现,还有不少赝品,因为层出不穷,干脆都不去理会,只埋头画好现在的每一幅作品。


“现在的感觉是,画家必须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以前为答谢朋友,出过一些随意之作,现在流回市场,结果会对自己的作品和价格造成了一种伤害。”方楚雄认为,一个成功的画家应该对自己流入市场的每一幅画负责。“我不担心市场,创作从不考虑市场,更不需要炒作。”


318艺术商城

编辑部

分享到:
推荐作品
返回顶部